瑭喻

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。

向着朝阳,我走过冬夜寒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孟新堂

bygg跟龙哥好帅好可爱!!!!!!!!!

我有所念人,隔在远远乡。

记录看过的曦澄文

三颗仙人掌:


涣晚吟:



看过很多文,还有很多没有写上去,有空再弄




原著向中长/长篇【已完结】




《中秋甜饼之孩子谁家的》by寂光(共四章)
《庐山烟雨Ⅰ》by東南風(共二十三章)
《原来你也是短袖》by穷困潦倒的御寒猫(十四章+番外一章)
《江宗主死而复生事件始末》by商冶(共三章)
《还魂记》by商冶(共两章)
《相逢一笑》by云中雁(共十章)
《留灵修兮澹忘归》by潇潇暮雨寒(共两章+番外一章《重露》)
《白衣紫佩》by池中的阿书(共六章)
《锦衣薄》by离火灼天(共两章)
《碧血丹心》by花生不是小甜甜(共五章)




原著向中长/长篇【连载中】




《庐山烟雨Ⅱ》by東南風(目前第二章)
《溱洧》by一檀(目前第十六章)
《乌夜啼》by墨宸(目前第九章)
《不纪年》by basia(目前第十二章+番外两章)
《有狐名涣》by霁玉无离(目前第六章)
《我亦飘零久》by华枝心月(目前第七章)




原著向短篇




《大暑.朝暮》by江澄的贴身丫鬟阿卿
《连心》by北庭秋
《前缘》by北庭秋
《解释东风》by潇潇暮雨寒
《昆山如梦》by潇潇暮雨寒
《莲》by Vita.宋鸠
《惜澄》by Vita.宋鸠
《偶然都无法代替》by染清秋
《生辰梗》by一个傻锤
《风寒》by一个傻锤
《记个脑洞》by一个傻锤
《梦里故人归》by一个傻锤
《你的名字》by一个傻锤
《归酒》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
《落酒》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
《夜話》by長河古月
《何所求》by几孤风月
《意难平》by几孤风月
《梦有知》by几孤风月
《斗酒》by鹤流_404 Not Found
《寻雪》by鹤流_404 Not Found
《迟来的中秋贺文/小甜饼》by十个大千百儿
《十五》by basia
《十六》by basia
《月关》by一奉雪一
《逢春》by一奉雪一
《夏至.何处似樽前》by平芜尽处
《冬至,同魂梦》by笔端无余愁
《大雪,雩台情》by笔端无余愁
《小雪,兰亭意》by笔端无余愁
《立冬,羡无终》by笔端无余愁
《霜降,沾衣雨》by笔端无余愁
《寒露,谢军行》by笔端无余愁
《赌酒》by笔端无余愁
《眼前人是心上人》by笔端无余愁
《莲叶何田田》by哑铃子
《月出》by哑铃子
《何須鵲橋-啟仁憂天》by月曉輕風
《何須鵲橋-同犯》by月曉輕風




古代中长/长篇【已完结】




《逃婚》by挖坑种节操(共十二章)




古代中长/长篇【连载中】




《易水寒》by九仞(目前第六章)
《性空山》by慕晚吟(目前第二章)




古代短篇




《春分.百纸尽》空山却望
《君临天下》by Vita.宋鸠
《怀夜寒》by池中的阿书




现代中长/长篇【已完结】




《故山》by鹤流_404 Not Found(共十六章)
《大佬了不起哦》by挖坑种节操(共二十二章)
《射日之征》by sagmaria(十六章+番外两章)
《情非得已》by兔子君(共五章)




现代中长/长篇【连载中】




《要幸福啊》by墨宸(目前第三章)
《地点三十题》by挖坑种节操(目前第四章)




现代短篇




《Perfect Kill》by别鹊惊枝
《逢春》by叁火包
《非典型性告白》by一个傻锤
《我爱你》by一个傻锤
《露烹茶》by鹤流_404 Not Found
《云出》by我就是个小号别粉了
《寄往时间尽头的叙事体》




有原著向有现代




《小段子合集》by一个傻锤(共三章)


好棒!!!!!

喵仙驻扎在万事屋:

MAD做完了,家谱再捞一发(。・ω・。)ノ这算是最完整的人设图的,当然有些衣服如今已经更新,反正越来越帅!其他角色有缘再出镜吧~

一条快要晒干的清羽:

喵仙驻扎在万事屋:

#龙图家谱#

*长图预警


认真起来,我自己都怕。

哭……

魚與花:

*原著《龙图案卷集》《黑风城战记》,by耳雅


*天尊x殷侯,非cp向


*设定在天尊破了困龙阵救出殷侯后,两人大概二十来岁吧。一点小片段,满足私心


*懒得想名字所以还是沿用天尊殷侯来称呼酱油组。












正文




“刚刚外面有几百个等你死的人,都被我宰了。”


“这么狠心啊……”


“困龙阵不好破,他们还拦着我,说好多难听的话。这些江湖人怎么这么讨厌。”


“那当然,你是他们正道的盟主,我是他们眼中的魔头……”


“谁稀罕啊,都怪妖王和白月林,骗我上什么屠云峰打架。”


“也就你会被骗……”


“你跟无沙不厚道!”


“哈……”


“对了,我没抓住扁通天。”


“嗯……算了……”


“以后一定不让他跑了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我抓他回来给你捅个一万下怎么样。”


“你一刀砍了吧,累……”


“你自己砍。”


“嗯……”


“喂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别睡,听到没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天尊没有听到他的回答,慢慢转过脸。


殷侯靠在他的肩膀上,无力地垂着头,双眼紧闭。不断从伤口涌出的血将墨色的衣裳染得更深,也将他一身白衣晕出刺眼的鲜红。


胸口挨着胸口,可除了尚是温热的液体,居然已经感受不到任何其他反应了。


天尊没有伸手探他鼻息,只是淡淡地移开视线,托着他的手紧了紧。


他脚步未停,架着殷侯一步一步地朝前方走去,踩过满地的尸体和泥泞。他所过之地,渐渐冰冻成霜。


明明是初秋,天上却开始飘起小雪。


天尊出生在天山之巅,也在天山之巅伴着雪长大。他觉得没有什么比天山雪更洁白干净,也没有什么比世间人更令他生恶。


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回鹰王城看看,但你既然回答不了,还是先带你回天山好了,反正那儿也算是你的家。


他想着。


雪越下越大,快要覆盖住一切。


忽然,一只温热的手掌抚上他的头顶。他抬头,妖王站在他面前,眼中带着七分温柔,三分伤感。


“小游。”妖王开口,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。


“他死了吗?”天尊想了想,面无表情地问道。


“回家吧。”妖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,只是从他身上接过殷侯,拿出一颗雪白的丹药放入殷侯嘴中顺下去。


“你能救他吗。”


妖王摇摇头,“万箭穿心,哪怕用仙种吊命也九死一生。我救不了他,现在只能靠他自己。”


妖王带着殷侯往前走,走了几步停下,回头看站在原地不动的天尊。


此时雪依旧没有停下,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雪中,眉眼上挂了霜。


他冰冷得仿佛不属于这个世界。


妖王看着他,轻轻地开口,语气温和。


“你是要去报仇,还是回家等他从阎王殿爬回来。”


天尊睫毛颤了颤,似乎是突然回过神来。


雪渐渐停了下来,他拍了拍身上的雪,小跑几步到妖王身边。


妖王笑了笑,带着两人往远方走去。





那就来说说为什么喜欢江晚吟。

就是的!!!!

冰河:

江澄其人,至情至性,是我所喜。



疑是故人来:




*不打虚假幌子说什么客观公正,今天就是要来狂吹江澄。

*魏婴脸皮那么厚的粉丝滤镜,不打算摘,不打算打理性的招牌。

*希望大家来一起吸江晚吟。

 第一是傲。

 我这人一向喜欢一身傲骨、桀骜不驯的角色。

 江澄打小不服输,事事要和人争高下,却并非心比天高命比纸薄。他较真,又为争一口气不懈地努力,要做个优秀的云梦江氏继承人。他原本是个小少爷,只要等着以后做家主就好,偏偏横祸骤降叫他父母双亡,只得十七岁独力扛起复兴重建大梁。他苦是其二,傲才是其一。

 他通身不买账的铮铮傲骨,嶙峋刻在每一滴流淌的血液里,清醒而残忍,支撑着他在众叛亲离中,不走那条“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”的自裁路,而是凭着一股超绝的勇气,踩着废墟继续活下去。

 他的人生经历确实称得上一个“惨”字,但决不需要任何人来为他掬一捧同情之泪,或扼腕发出一声长叹。

 可以心疼,但不必怜悯。


 浩渺人世间,充斥着匆匆忙忙千千万万逆旅凡尘客。

 而我坚信,他江晚吟便是那个中最骄最傲,第一流绝色。


 第二是坚毅。

 我想知道他屠戮玄武洞后度过了怎样的七天,如何咬牙切齿地一边咒骂魏婴的多事,又一边为之不眠不休奔波劳碌;

 我想知道他如何腰佩两柄长剑,三个月招兵买马,在射日之征无数旌旗大纛中,硬生生扬起属于云梦江氏的那一面;

 我想知道他如何怀揣着陈情度过那十三年,同时牵着小小的金凌。虽然清河聂氏势微,但兰陵金氏家与姑苏蓝氏两位家主相交甚笃,他又如何支持着四大仙门中唯一曾遭灭门之祸的云梦站稳脚跟?他要做宗主,不负父母教养、阿姐关切、魏婴回护;他又要做云梦双杰其中一杰,拢一柄陈情在袖,哪怕被人暗地里叫做“疯狗”。


 他是苦难中磨砺出最尖利锋芒的宝剑,绝不轻易为艰难险阻所摧折;

 他是淋漓鲜血浸透的白骨之中绽放出的寒梅,凛然傲立风雪寒霜夜,宁可枝头抱香死,即使一星半点都不妥协。


 他坚毅,并且强大。这一点我要实打实地佩服他。

 他绝不是某些文里写的那样,除了“妈的死给”“宇宙直男”外再无特色;

 而江晚吟这个人和他的人格魅力,我也坚决反对仅仅以“是否单身”来衡量。

 我不知道有些人是否在三次元单身惯了,到了魔道圈站个甜甜的官配就仿佛农奴翻身,转过头来就往江晚吟这个单身的身上踩,不把“江澄与狗对愁眠”刷上一千遍不罢休,自以为是幽默。

 但我所看见,只有一副嬉笑尖刻的嘴脸,还有不愿睁开的装睡的眼。


 第三是真实。

 翻了翻作者后记,发现她给忘羡盖了戳,说是“非常理想的人格”。

 这个人格究竟理想不理想——或者她塑造出来后,从读者视角来看到底称不称得上理想,我们暂且不谈。但必须说,至少我们读者并不生活在那种理想化社会。

 魏婴是彻彻底底放荡不羁的豪侠,蓝湛则是家规底下养出的严肃正经、不苟言笑的冰山。作为人物设定无可厚非,但未免缺乏些真实感。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个兄弟收拾烂摊子,或者一个兄长帮着担起了责任的重担。多数时候我们无法潇洒仗剑走天涯,因为父母亲朋、心中责任难以放下。

 而江澄,作者给他的关键词是“负能量”。他负能不假,狠戾决绝冷厉阴沉,样样不假,样样我都照单全收。

 因为他真实。

 他不是所谓“理想化人格”,而显得更像个凡人。七情六欲,三毒八苦,一应俱全。千帆过尽,百毒不侵。

 他会因为胜负成败斤斤计较,会为了赢这一个字拼命奋进。会因为父母不睦而苦恼,频频遭父亲冷遇,却不减孺慕与尊重之情。

 他不是胸中没有大义,只是优先放着五位至亲和莲花坞,愿求得明哲保身,进退自如。

 他做少主,不如魏婴随心所欲,却又事事被人比下去;即便如此,他依然把魏婴当作兄弟,肝胆相照,见魏婴将被温家发现,即刻舍身冲了上去;而后决裂撕破脸皮,乱葬岗兵戎相见,却也没有使什么带条狗去的伎俩,而是光明正大欲打败魏婴,转而保守了十三年这个秘密。

 他在现实与灵魂的夹缝中挣扎着生存,茫茫天地之间,他孤身一人,背影桀骜如三毒利剑。

 多年来矜傲,沧海桑田家人巨变,煎熬得他一身是刺,近乎癫狂扭曲,开口便句句嘲讽句句伤人,是淬了毒的心头灼灼烧出的逼人烈火。始终不改的,却是当初接下魏婴抛来那枚金黄枇杷时,最柔软最干净的少年之心。

 你看看他,观音庙时金光瑶斥魏婴,都要梗着脖子起来吼一句“你他妈的才短命”。

 真真是放不下,斩不断的贪嗔痴,澄不了的心,正如横亘胸前那一道戒鞭。

 一记就是十三年。


 魔道人物众多,众人各有所好。

 我独独最喜欢一个江晚吟。

 好了,还有许多想讲的,不再赘述了。江澄很好,该知道的人自然都知道。江澄自有他的风骨,不需要和任何人比什么输赢。

 还是借《今夜离港》那句话:

 我信他事事无敌,百无禁忌,绝不肯轻易死去。